同样的梦,在不同的修法程度下,在不同的因缘下,意义是不一样的【忏悔法门讲记97】

同样的梦,在不同的修法程度下,在不同的因缘下,意义是不一样的【忏悔法门讲记97】

(续)​

其他经典 详细验相

《七俱胝佛母所说准提陀罗尼经》云:“若有修真言之行出家、在家菩萨,诵持此陀罗尼满九十万遍,无量劫造十恶、四重、五无间罪悉皆消灭,所生之处常遇诸佛菩萨,丰饶财宝,常得出家。若是在家菩萨,修持戒行坚固不退,诵此陀罗尼常生天趣,或于人间常作国王,不堕恶趣亲近贤圣,诸天爱敬拥护加持;若营世务,无诸灾横,仪容端正,言音威肃,心无忧恼。若出家菩萨具诸禁戒,三时念诵依教修行,现生所求出世间悉地定慧现前,证地波罗蜜,圆满疾证无上正等菩提。”

“若诵满一万遍(编者按:有版本云“一十万遍”),即于梦中见佛菩萨,即吐黑物;其人若罪尤重,诵二万遍(编者按:有版本云“二十万遍”),即梦见诸天室寺舍,或登高山,或见上树,或于大池中澡浴,或见腾空,或见与诸天女娱乐,或见说法,或见拔发剃发,或食酪饭饮白甘露,或渡大海江河,或升师子座,或见菩提树,或乘船,或见沙门,或见居士以白衣、黄衣覆头,或见日月,或见童男、童女,或上有乳果树,或见黑丈夫口中吐火焰,共彼斗得胜,或见恶马、水牛欲来抵触,持诵者或打或叱怖走而去,或食乳粥酪饭,或见苏摩那华,或见国王。若不见如是境界者,当知此人前世造五无间罪,应更诵满七十万遍,即见如上境界,应知罪灭。即成先行,然后依法画本像,或三时,或四时,或六时,依法供养求世间、出世间悉地,乃至无上菩提皆悉获得。”

这段经文与前面引文很像,估计是同一出处,译本不同。

我记得学佛以后,梦里见国王(现在的话,应该说是主席)倒是好几次。记得刚学佛时念佛持咒特别精进,给寺里做义工帮忙建寺,从早忙到晚,但还能一天念五六万声佛号。当时胡锦涛主席正在位,我就梦到跟胡主席出去视察;后来出家后,习大大上台我就梦到习大大还有李克强、刘云山等中央领导去我家吃地瓜。

经中又说,如果你修这个法修了很久了,但你还是没有见到这些殊胜的境界,那当知此人前世造五无间罪啊,我们来看经中说的:若有诵此陀罗尼咒满十万遍,梦中得见诸佛、菩萨、声闻、缘觉,自见口中吐出黑饭;若有重罪,诵满二十万遍,梦中亦见诸佛、菩萨,亦复自见吐出黑饭;若有五逆罪,不得如是善梦,现时应当更诵满七十万遍,是时还得如前之相,乃至梦见吐出白色秔米酪饭等,当知此人即是罪灭清净之相。

就像前面我讲到的,如果你已经深入佛法,在如法修行了,还是一点感应也没有的话,那就说明修行非常不到位,或者业障太深重了。有些造了极重罪业的人,下了地狱以后投生人道,那也只是暂得人身,尤其是那些造诽谤大乘佛法罪业的人。经中记载,如果他诽谤大乘,宣扬破坏大乘的言论,或者是破坏弘扬大乘的法师,甚至杀害他们的生命,那他这个苦可就不是堕落一次地狱就可以受完的了,而是要辗转无数的地狱受苦;即使是暂离地狱,精进修行,也不会有任何殊胜的征兆、成就的征兆,只能反复地堕落地狱,直至罪业清净。所以,按照《准提经》上讲的,如果得不到感应的话,就应该精进如法地念诵七十万遍才可以。

还有在《一字佛顶轮王经》上讲,“梦见上菩提树、栴檀香树、弭攞树、郁头末罗树,名证中品向速成相。”你梦见上树了,你梦见自己在爬树了。如果你爬上的是菩提树、旃檀树,是一些微妙的树,就说明你有中品的灭罪之相。

再就是你梦见“乘白鹤孔雀金翅鸟等,身出光焰,名证上品向速成相。”这次你梦到骑着一只白鹤,我们说你驾鹤西去了,哇,骑白鹤了!你骑着一只大鹏金翅鸟或者是你骑着一只孔雀,你身上还出现光焰,就像佛陀一样还能放光,就说明你得了上品的证相,上品的灭罪之相,就是你这个罪业灭得非常清净了。

再就是你“梦见上七宝幢楼阁宝台,踏花鬘上,或见手把箜篌,诣入僧众,上塔乘船,名证下品向速成相。”也就是说你梦见见到七宝幢,你踩在鲜花上,梦见你走在一片花地里、花海里,或者是你手里拿着这些乐器,“箜篌歌叫伎乐之声”嘛,你到僧众里,你还梦见你搭上了船,你上船了,就说明你梦到下品的速成相。

在《佛说发菩提心破诸魔经》上讲:“尔时世尊告婆罗门言:如汝所梦是吉祥相。婆罗门,汝今当知,若人梦中见四种相者,皆是最上吉祥胜相。何等为四?一者白莲华,二者白伞盖,三者月轮,四者佛像。若见如是四种相者,当知必得最上大利。”就是说你如果在梦中见到了大白莲花,梦到大白伞盖,梦见了月轮,一盏圆满的月轮,还梦见了佛像,梦到这四种东西是最上之利,就是你忏悔非常得力,修法非常得力,这是非常吉祥的梦。白莲花、白伞盖、月轮和佛像,我们也可以拣择一下自己有没有过这些殊胜的梦兆。

不如意境 作消业想

在《不空绢索咒经》上讲:“彼人若能一日一夜断食诵此心咒,彼人重罪现世轻受,或一日间得寒热病,或复二日或复三日或复四日或复七日得寒热病,或复眼痛或得耳痛,或唇齿疼痛或舌齶疼痛,或复心痛或复腹痛,或膝痛或胁痛腰脊肋痛,或患支节疼痛或得痔病,或大小便利不通或下痢,或患手足或头痛,或患疮癣或患白癞大癞甘疮疱疮反华疮恶毒疮月食疮,或得羊癫诸鬼病等,或值咒诅野道种种言说,或为他作而反著之,或为已作而更著之,或被枷禁系在牢狱或被他打或被他杀,或他期克骂詈毁辱或被诽谤,世尊我今略说,或值身口意业逼切,或夜得恶梦,以现受故,彼等恶业悉得除灭。”

这段经文非常有意思,与前面所讲的那些吉祥的征兆正好相反。这就像刚才我所分析的那个道理,同样一个梦,同样一个境界,在不同的修法程度下,在不同的因缘下,它所表现出来的意义是不一样的。这部经中讲到,如果你持诵这个咒语,或者一天之中得了寒热的病,比如得了风寒感冒了、风热感冒了,或者两天、三天、七天不等;又或者眼睛疼了、耳朵疼了,或者嘴唇长疮了、舌头牙龈疼了;或者心脏难受、肚子痛、膝盖痛、腰痛、胸胁肋骨痛,还有关节疼痛;或者又长痔疮了,大小便又不通了,拉肚子了,头痛脚痛,脸上身上长疮长斑了,甚至是被鬼附体了,突发羊癫疯了;给人干活却被抓起来拷打了,被人冤枉入狱了,在牢里被打,甚至被人杀害,受人污辱诽谤等等;哪怕是出车祸了,亲人死了,破财了,破产了,出种种意外了……这所有的恶相现前,全都是你罪业消灭的征兆,这就是我们佛门常讲的重罪轻报。

公案佐证:遭劫未必是祸

《净土圣贤录》载:吴毛是青阳吴姓的仆人,平时持斋念佛,同时修行种种善事。当左良玉的兵,渡江的时候,吴氏合家都避去了,只留他一人在家看守。兵来了,他被击中七枪死了。等到主人回家,吴毛又苏醒过来,对主人说道:“我因为宿世的恶业,应当受七次的猪身;因为今生斋戒念佛,得以七枪散冤。现在佛来接引,往生西方去了!”说完话,就合掌而逝。这事是在清顺治元年。

《华严五祖纪》:唐朝杜顺和尚,有一天到外面去化缘的时候,有一个斋主抱著他的儿子,求和尚给他消灾延寿。和尚定睛对著孩子看了许久,说:“这孩子本是你的冤家,现在应该给他忏悔。”吃完了斋以后,和尚叫斋主把小孩抱到河边。到了那里,他说把小孩子抛入水中。这时斋主夫妇不禁捶胸顿足,嚎哭起来。和尚说道:“请不要闹!你们的儿子还在那里呢!”说著,就用手一指,果然,他们就看见他们的儿子,化作六尺丈夫身,立在水波之上,怒目地斥责斋主说:“你前生拿了我的金帛,还杀了我推入水中。若不是菩萨同我解怨,我是决不饶赦你的!”于是夫妇俩默默然信服和尚的神力了。

诸如此类公案,可以查看《出离苦海的起航》一书中《可许则许》一章中的诸多公案。

(待续)

同样的梦,在不同的修法程度下,在不同的因缘下,意义是不一样的【忏悔法门讲记97】

随喜布施

(​注:若长按二维码不能识别付款,请点击二维码放大后,再长按识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