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相法师对第七届佛教义学会净土思想相关论文的评议

雪相法师对第七届佛教义学会净土思想相关论文的评议

本文根据第七届佛教义学会雪相法师评议部分的录音转写而来,并已交由法师审定,内容有所删补,故文章单独成文,与录音略有出入。

论文1《庐山慧远的净土思想与后世影响》
作者:吴小丽,女,哲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中国哲学与佛教哲学,贵阳学院阳明学与黔学研究员研究员,中央民族大学东亚佛教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论文2《略论天台智者大师止观思想与念佛法门》

作者:赵锭华,南京大学中国哲学博士,珠海学院佛学研究中心副教授、副总监(学术)。曾在台州学院、浙江佛学院天台宗佛学院任教,兼任鉴真佛教学院研究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天台宗与华严思想。

论文3《彻悟大师境界论》

作者:贺志韧 中国人们大学宗教学博士 金陵科技学院讲师

 

主持人:谢谢贺老师的分享,三位老师的分享都比较言简意赅,所以我们的时间剩余,提前了二十分钟。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就交给我们这一场的评论——雪相法师。有请雪相法师。

法师:阿弥陀佛,大家好。非常荣幸参加这一次义学会。听了诸位大德法师、教授学者、四众弟子的一些分享,获益匪浅。刚才这三位老师非常的谦卑,都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论文,以至于我们这一场虽然人最多,但时间上结束得最快。其实我觉着这一场的讨论,倒是挺符合上午宗舜法师对佛教弘法的期待,三篇论文的内容,涉及到了三大宗派,净土宗、禅宗还有天台宗,所以我觉着这一场应该让宗舜法师来评议,或许法师会有更多精彩的开示,但是今天既然组委会这么安排,我就简单地谈一下。

刚开始吴老师的分享,并没有依着论文去展开分析,而是主要是谈了一下自己的一些感想和当今净土宗在民间传播的情况。而吴老师这篇论文,我认真看了一下,其中有一些疑问和自觉矛盾之处,希望能跟老师学习、探讨一下。

第一个就是吴老师讲到因为净土宗不应该只是念阿弥陀佛、求生极乐世界才能称为净土宗,像往生弥勒净土、求生兜率内院也可以称为净土宗。我觉着这个说法的立意是非常好的,非常先进的一种见地。但是我觉着从净土宗建立的渊源和内涵来看,这个问题还值得再商榷。

为什么呢?因为从最初净土法门的形成,到真正意义上净土宗的建立,并不是净土宗本宗传承弟子所总结,也并不是一位净土宗祖德的个人观念。而是宋朝宗晓法师最早提出这么一个比较明晰的概念,列了七位祖师,确立了有一个专门弘扬念佛法门,求生西方净土的净土宗的成立。也就是说整个净土宗的立足点,约其法门特色来说,就是建立在阿弥陀佛净土之上,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为整个理论架构的。所以我们说念弥勒佛,念药师佛,以及念其他佛菩萨,求生其他净土的法门,这个只能称为净土法门,不能与现在所流行的净土宗相混淆。

而求生兜率内院,就是亲近弥勒菩萨的一个净土法门;求生极乐世界是往生阿弥陀佛净土的法门;求生药师佛净土是亲近药师佛的一个法门;乃至藏传佛教求生铜色山净土、香巴拉净土一样,这些都可以称为净土法门。

而一个法门要想形成一个宗派,它必须要有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必须要有完整的成佛之道,或再加上相应的方便特色),还有祖师们修持成就的先例,或明佛心宗的明确证验、传承等,这才能说明这个宗派是靠谱的,进而再就是要有一定的信众及其他条件,才能完整地成为一个宗派。

还有第二点,整篇文章读下来,我们可以看到吴老师对慧远大师一生弘法、修行都有一个总体的概述。我想这个就是为了建立慧远大师作为净土宗初祖的一个立论,也是一些法理依据。但是,其中论述净土宗白莲社——就是慧远大师跟十八高贤创立白莲社这个事情的时候,是引用的方立天和汤用彤教授的考证,两位学者认为这个事情是不可靠的,我对此保留意见,我觉着这个论断,证据不够充分,应该需要进一步论证。

还有,虽然吴老师引用了这个观点,但是接着笔锋一转就确定慧远大师有信仰西方净土,是确实与刘遗民等人在阿弥陀佛像前立誓往生净土,而且念佛也非常精勤,这个是没有质疑的。那么这里的引用与论文实际的立论就是有矛盾的,而且前后的逻辑表达有冲突,不知道这是写作时技术处理的问题,还是有特别想要表达的东西。

还有,就是论文中讲到净土宗的主要依据经典是《无量寿经》的时候,引用的是日本望月信亨博士的考证。而我看到吴老师整个观点的叙述是完全受到“大乘非佛说”的一种影响,认为此经的形成,是受到《般若经》《法华经》《小品般若》《游行经》《世纪经》的影响改写而来。我觉得这个问题完全是望月信亨博士和作者的臆测,缺乏实际的脉络梳理,也是完全违背传统佛教上千年来的主流认知,这些观点对于以真实戒定慧三无漏学为根本所依的宗派佛教来说,完全是臆断独裁,甚至是完全错误的。

按作者的观点来看,如果净土宗所依的根本经典都不是佛陀所说,都是后人依着自我分别攒集而来,那么关于净土法门的所有功德也好、历代修行人往生净土的事迹也好,包括是净土宗历代祖师的真实修证,那不都成了儿戏了吗?那这样的话,整个净土宗的事理教证,就成了彻头彻尾的谎言了。

日本有一些学者,是非常可怜的,因为他们本身是信仰大乘佛法的,是有一些大乘善根的,但是因为没有遇到明师,没有遇到真正的修行人,自己又受了现代学术训练的影响,从而导致自己只是对般若类的经典有所好乐,对难以理解的大乘境界、净土深义、如来藏深义等不能信受,所以就一直以般若中观的教理来诽谤如来藏,诽谤净土。虽然他们也会说净土思想是揉杂般若经典和阿含经典的“大乘思想”,再帮净土圆回去,说这个净土宗的理论虽然不是佛陀亲口所说,但也不违背“佛意”,也都是大乘经典,但这种说法,实际还是一种否定。

所以,我们只要认定,他们楷定了净土宗的经典非是如来亲口所说、亲自印证的,那么这就是完全在破坏净土宗了,非但是完全破坏净土宗,这也是妥妥的大乘非佛说思想,是非常值得警惕和扬弃的。这就像释印顺所考证的那样,他认为智者大师入定可能就是精神的狂想,但是自己却根本没有任何禅修的经验。我们就知道,世俗人所做的一些考证和推理,仅仅只是一些世俗逻辑经验而已,并未触及事物的真相,我们可以说这种论断是自洽、自嗨、自以为是的凡夫逻辑,这个对于建立在真实信仰和真实修证才能觉悟的法界真相来说,是完全不可取的。所以,作为佛弟子,有一点一定要非常明确,就是佛教是重实证的超人本经验的高深真谛,凡夫是无法仅凭妄想和现有的技术手段,可以彻底考证认知清楚的。

我们作为佛陀的弟子,一定要认真反思释印顺法师以及日本佛教学术界对大乘佛法的潜在解构,乃至是真实的诋毁。所有学习佛法,研究佛教的人,也都应该了解一下。在这方面,我们义学会以及学人都编集过一些论文,如《守护大乘》《菩提树下》《震旦狮吼》,大家可以找来看一下。

关于佛教义学的定位,我们一定要了解清楚,佛教义学不是学术性的探讨(但也可以智慧的遵循现代学术的规则),我们不能有超出佛教本位的创论,我们只能对如来所说的一代时教,进行系统的梳理和总结,并依着现代人能理解的方式把佛法真实的道理诠释出来。如果研究佛教的人,一旦对部分大乘义理进行了质疑和否定,那就会出现一种非常可怕的连锁现象。这种现象可以解构掉任何一部大乘经典,甚至是阿含类的经典都会遭到解构。而以日本学者袴谷宪昭、松本史朗,及我国台湾释印顺等佛教学者的研究方式,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代表。尤其是释印顺的思想体系,更是如此的吊诡,明明以他的方式可以解构掉所有的佛法,但他却只是坚持一种他能理解的阿含佛教(也是被他拣择过的),否定他不能理解的大乘佛法,如此就完全变成了印顺佛教,他则成了超越佛陀之上的那位最终裁断者,而真实的佛教也就名存实亡了。这是非常可怕的。

所以在某次义学会时我讲过:我们作为佛教义学研究者、弘扬者,在“大乘非佛说”辩还未广泛展开讨论溯源时,很多人可能并不了解,佛教学术研究中的很多词汇,都是一些伪大师和无智的佛教学者们创造出来的语言,其文字背后的真实逻辑是否定大乘是佛说的。比如说:原始佛教、根本佛教的概念;如来藏梵我说;经考证某部经典是受某一种外道思想或风俗民情的影响创作出来的;某一部经典是其它经典的攒集而来的等等。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类似说法,都是破坏佛教的,但有些所谓的考证和逻辑,就是建立在凡夫不能理解的层面上,所作的一种妄加穿凿和附会,这一点我们一定要深加拣择,不可轻信一些世俗学者的考证,要多去考虑一下历代祖师,或者其明眼人对这部经典有没有意见,这才是比较权威的解读。(可参看个人文章《四依大士才是真正的善知识》《人四依?法四依?修行人到底要依止哪个?》)

我们说除了戒律和根本法印,佛教的外在形式都可以随方就俗,这个在合理、合适、合法的环境下,做一些汇通是非常好的。比如佛教在印度,僧人的形象是偏袒右肩,著衣持钵,不需要多蓄其他东西,但佛法传来中国,僧人们穿上大棉袄,住在水泥钢筋的建筑里,用上手机,开上车,用网络和直播弘法讲课,这些都需要与时代相适应,甚至是我们阐述佛教的语言,也可以随着时代的进步去不断创新。最重要的是,佛教一定要与所在国家的人文精神相适应才可以。正如现在政府所提倡的宗教中国化,很多人不明白他的意义,以为佛教明明中国化了,为什么还要提。其实这是国家的战略思想、统战关键,政府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要以此为整个国家、民族和各个阶层、各个宗教之间的共同价值观。我们做好了阐述,相应政府的号召,这就能让政府更加放心,更能增进政府和民族的信任,更能为佛教的保存、发展提供理论基础,当然这里面还有非常多的内涵和内容,以后有机会再跟大家探讨。

之所以提这些,就是告诉大家,我们大乘佛教、汉传佛教,一定要有自信心,一定要与国家、社会,乃至是民族文化相适应,不要搞所谓的原始佛教,形式上非要再回到印度化,经典也非要梵文化(山僧认为参考梵文原本学习很好,但目的一定要明晰,不要把梵文的应用,变成非梵文不尊,是汉文则不纯),这都是过度还原的一种思想,这样会让人误解汉文佛典的可信度,不利于汉传佛教的发展。(鸠摩罗什大师、玄奘大师等翻经大德们的汉文翻译,是久经明眼人,乃至证果贤圣验证过的,是无上至宝,所有翻译,不会违背佛教真实法印。)佛教的弘扬,它只有真理是亘古不变的。佛教的形式就是要依着真理这个底本,来建立我们适应这个时代的一些方便之教。这样才可以让佛法更好地传承下去。这个是我对吴老师这篇论文的一点个人的意见。希望能给大家提供一些参考。

再就是赵锭华老师的一个分享《略论天台智者大师止观思想与念佛法门》,我也把这篇文章拜读了一遍。因为这几天事情也比较多,忙起来头昏脑涨的,但是看完赵老师的这一篇文章还是为之一振。此文总体在阐述智者大师在念佛法门权实教法的开显上把握得非常好,基本上是贴合大师本意的。

我们知道天台智者大师是一位非常伟大的义学先驱。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从大师开始以后,汉传佛教在义学阐释和教理体系的建设上,才有了完整而清晰的“中国特色”,真正意义上摆脱了由印度中观、瑜伽两大教派传承而来的这么一个教理体系,对如来一生所传讲的一代时教,进行了深度的整理和总结,并形成了以法华经为宗旨,以大智度论为指南,以《大般涅槃经》为扶疏,以《大品般若》为观法,援诸经以增信,引诸论以助成的中道实相观教理体系。

而我们观看同样是大乘佛法的藏传佛教的传承体系,就更加贴近于印度佛教的中观、瑜伽行派的延续。但当这两大行派以及各种大乘经典传到我们汉地来以后,却没有被完全复制,并以此为核心。而是被汉地义学祖师们,不断地整理总结,整理总结,直到智者大师所处的陈隋之际,就出现了以南三北七为代表的十家判教修行体系。

当然这些大师们,只是在如来一代时教的整体把握上,有了更加高屋建瓴的总局观,但对其中观、瑜伽体系的根本意趣和法义开显上,并不违背印度的两大传承。而智者大师,就对这十家判教体系的不周之处、不足之处又进行了一次拣择,终于完成了佛教传来中国后,汉传佛教特有的、独立的教观体系,这也是真正“中国化”的佛教修行体系。而且这个教观体系,近乎完美,至今传承了1400多年,仍无可挑剔,并且依此成就的高僧大德更是数不胜数,此足见智者大师智慧之高深。而大师之所以有如此高深的智慧,主要就是大师华顶降魔,亲证实相。这套判教体系的建立,并不仅仅是大师通过哲学思辨的能力总结来的,最重要的是,这是大师从实证法身的实相智和宿世的愿力中真实流露出来的,是非常值得我们不断参学的。

我们说如果以中观、瑜伽行派为代表的佛法是一种应机之教,那么智者大师的判教体系就是一种整体把握。比如中观派的教法,龙树菩萨当时为什么要特别建立这些教法?主要就是为了破斥外道,为部分根机的众生,阐述一定的究竟佛见。所以说其应机性还是更强一点。

而天台宗的教理体系,虽然也是从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的智慧传承而来,但大师在观法的梳理和开显上,就不仅仅只是约般若时的中观见进行演说,而是四教并开,并以《法华经》开权显实的实相观为其宗旨。就像智者大师对整个念佛法门的开展,其实就是法华思想,权实相收,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创举,这样的法义开显,对所有根性的众生都会有帮助,最终还可以接引权乘菩萨同入实相智慧,这是非常巧妙地一种教观体系,权实顿渐,四教并开。

为什么大师在阐述义理时要开四教呢?难道大师就是为了炫技吗?那肯定不是为了炫技。这是因为大师是想让大家更清楚地看到佛陀在某个时间段,为某些众生宣说了某些的方便法门,明识三藏十二部经典中,大小权实和究竟意趣是什么?也就是分清楚哪些经典是为声闻人专说的,哪些经典是为菩萨专讲的,哪些经典中哪部分是藏教生灭义,哪部分是独菩萨法,哪部分是究竟一佛乘,这样大家明白了如来设教之始终,本迹之广远,就能避免以小谤大,以权谤实,最终接引三乘众生,同入一佛乘。

所以智者大师净土观的建立就是法华教义中开权显实的这么一个思想展开的。也就是说,在天台的角度来看,所有的法门都是念佛法门,所有的法也都是实相。虽然大师主要是弘扬圆顿止观,但大师并没有舍去对事相的一种阐明,也没有轻慢事相,其中《净土十疑论》《五方便念佛门》都是事理融合的。

智者大师在罗列四教教理的时候,在阐释念佛法门时,一一教皆能开权显实,四种念佛皆能汇归实相。只要你根性够,持名中具足一切法,持名即为圆顿,持名即是实相。正是因为智者大师对持名一法有如此透彻的观解,那我们更增加了对持名一法的深度理解。如果没有这么一个高明的见地指导我们,很多人念佛念到最后,始终也是认为念的是心外的一尊佛,现世难以契入不二法门,念佛念得始终不够亲切。如果没有这么圆顿的教理作为安立,很多宗门教下的人就会排斥这个法门,认为这个法门是很低的一种方便。而对念佛法门最早建构出持名实相观,乃至四种念佛观的,就是智者大师的总体把握。这种将圆顿教理与念佛法门相融合的阐释方式,更加提升了念佛法门在汉地大乘宗派林立时的传播和竞争力,也避免了念佛法门像日本某些念佛宗一样的狭隘化、偏激化,个人觉着这是不无关联的。

当然我是学天台的,我可能就要从天台的角度偏赞一下。有人说,你看我们善导大师他最主张持名。确实这样,善导大师对持名念佛的这种肯定和行持,我觉着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是我觉着,善导大师是更偏向于事相的一种建立。

所以有人觉着天台宗所讲的不是纯正的净土法门,我说天台宗主要就是谈净土、谈念佛,因为它的教理是理事无碍的,一土一切土,一实相一切实相,一法一切法。你不能说它不唯什么,因为在天台宗的概念里,一切唯名、唯色、唯心、唯识、它全部都要唯的,而且一唯唯一切,一切法趣此即是全体法界,一念三千的道理即是如此,故天台宗讲理具事造同在一念。所以智者大师把最圆融、最圆顿的这么一个概念融摄在了净土法门里,融摄在了这一句佛号里,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而学佛人对智者大师的念佛观有了一种准确的把握以后,就会对所有净土经典的理解有一个很深刻的认知,而且会有一个很清晰地判断:“哦,祖师们说得没矛盾!这个祖师是偏重于这儿说的,那个祖师是偏重于那说的,权实相收,各有对机不同。”

刚才讲到,学习判教,可以让我们看清楚经典的权实大小,而且讲到这是大师的宿世愿力。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智者大师曾经做过一个梦,他就梦到有一次他身处一个堆放经书的房间里,各种经典洒落一地,杂乱无章,而他看到后,就把经书按照大小权实、偏圆顿渐摆了起来。由此可见,智者大师就跟鸠摩罗什大师一样,他宿世就有一个使命,鸠摩罗什大师的使命是来翻译经典的,而智者大师的使命就是来判教的。他对教法的判释,有一种先天的愿力在里面,这个是非常殊胜的。

而智者大师当时所处的那个环境、那个时代,义学也是非常灿烂的,所以他要融摄所有的这种看法,令其总归于正。所以,天台教法的核心特色就是融汇,先把四教四门的道理融汇起来,然后再予以贯通,这个是很关键的。有的人融汇而不贯通,就成了隔历。只要是隔历,就容易产生诤论,甚至是斗争。而智者大师的融汇就是为了让大家分清楚大小权实,但并不是否定它,只是让大家看清楚这个教法在五乘教法中的合理位置,并予以开权显实,接引学者悟入真实相。

我偶尔在网上看到有人讨论佛法,在关于阿弥陀佛净土的判释上,非要分出一个决定性来,“它决定是什么土是什么土”,这个本身是一种执拗,如果没有一种总观智,就很容易钻牛角尖。因为约着众生不同的根机,或者约着阿弥陀佛的三身来判,或者约着权实教理来判,极乐世界确实可以有不同的判释方法。

比如说,我如果劝我妈念佛。我说:“妈,你得念佛啊,极乐世界你得去。”我妈说“极乐世界没有的,你不要骗我,人死如灯灭,什么都没有了。”我说:“不是的,极乐世界就跟我们地球一样,在宇宙的那一头。太远太远了,目前人类的科技文明还不能探及,你看我佛大慈大悲,对不对?而且我佛神通无碍,一定可以接引你过去……”这就是藏教的判释,这是真实存在的物质世界,但老太太还是不太懂这一套,那我就跟她讲《西游记》,“妈,你知道《西游记》里如来佛祖法力无边吧?”她说“是。”我说这部西游记的有些内容和人物,就是是根据真实的佛经里演绎的,你要想去极乐世界,只需要念佛,临命终的时候,佛陀就像是鹰隼一样,在猛士曲臂之间的功夫就会来到你面前接引你去极乐世界,那她就会相信了,因为她真实看过西游记,见过如来法力无边。

那么这些开示,对于我妈来说,它就是方便;但是对佛教来说,《西游记》完全是虚构的,里面对佛道教的认知,完全是演绎化,虽然有些佛教元素,但还是不正见的多。但是这种权法的施设,就可以令我母亲生起对极乐世界的信心。当然,她也分不清如来佛是阿弥陀佛还是释迦牟尼佛,她反正就知道是有一个佛,然后你给她建构一个信心,她就能解脱。

现在呢,还有一行流行的观点叫“教归天台,行归净土,很多学天台的法师讲这个,有些人就批评,你们不是专业的天台宗法师。”这就是把念佛法门,把净土法门狭隘化理解后,才会说出的观点。而明理的人就知道,整个天台教,你也可以说它是净土法门,也可以说它是念佛法门,约义理的融摄来谈,约实相来谈,实在不相妨碍。

所以赵老师这篇对念佛法门的梳理,把天台止观与念佛法门的融合,非常系统地整理了出来。我觉得这是一篇非常好的论文,值得大家玩味。当然还有很多可以继续完善的一些地方。

赵锭华:感恩法师,感恩开示。

 

阿弥陀佛!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喜欢啰里啰嗦,一说说多了,下一篇。还有就是贺老师的。这一篇贺老师也讲得很好,因为从禅宗的一个角度,彻悟大师本身在禅法上是有一定的证量、一定的修为。所以通过万法唯心,从宗门的一种角度来建立念佛的一种信心是很好的。怎样去建立信心呢?大师也是直接把念佛法门与修心、观心结合了起来。所以,贺老师他所梳理的整篇论文就是为了让大家更加对念佛法门与我们这颗禅心的不相违背,有更好的一种融合,如此可以增加很多人念佛的信心和智慧。

大家不要以为“念佛法门”,或者是“念这一句佛号”,它是如此简单,或者说“它是老头老太太的境界”,其实不是这样。我们读了彻悟大师的一些观点就知道,不是念佛法门简单,是一般人眼界太低了,原来净土法门里边的内在逻辑如此之深。念佛法门一直是在教我们念自心,把自心的光明显现出来,当你全佛即心、全心即佛的时候,就能够直接契入到不生灭、不思议的圆顿禅心中。所以说,这篇文章的建立也是非常的棒。

这样的文章应该是在末法时代多多地去建立,而且念佛的人,也要多多地学习。这一句佛号,不论是禅宗的祖师、还是天台宗的祖师、净土宗的法师都在褒赞它,诠释它。那你能说不圆满吗?不究竟吗?

正是因为有这些圆顿教理作为指导,那么很多人就不会再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我念佛好呢?还是念地藏王菩萨?”或者“听说不动如来的愿力很深。”又或者“金刚萨埵如来能灭一切罪,我是不是要专修金刚萨埵。”而我们通过对彻悟大师境界论的学习,还有对天台念佛法门总体的一种把握,就会对这一句佛号彻底放心了,你再也不会有非分之念了,觉着“我得去灌个顶,或者去求个什么传承才安心,甚至求个十个二十个传承来显摆一下”这种竞争的心它就歇下来了。

为什么很多人会这山望着那山高,就是因为无明。当你了解念佛法门的原理以后,发现拨开衣服,明珠就在这里,那么修行的心就定了。心定了,你才能老实修持,才能开显自性的光明。这样即心而佛,即佛而心。即使我们今生没有念出圆顿佛心来,没有超凡入圣,那么临终还能不舍方便,获得往生。

所以说任何法门如果在修行上、在保底解脱与证量上、在行门上没有比上念佛要方便直接的。尤其是一些密法,还一定要有个传承和灌顶才可以修持,或者必须要有一些复杂的传承和仪式,但念佛法门就是非常简单,只要有嘴就能修,而且其理圆顿,其行至简,四根普被,所以蕅益大师盛赞念佛法门为圆顿中至极圆顿,方便中第一方便,确为至理明言啊。

这也就是贺老师最后总结净土最胜,是心、境、佛三无差别的道理。当然,我们把这个境展开的话,整个极乐世界的依正庄严,都可以融摄到境界之中。而佛呢,一佛一切佛,我们把整个极乐世界所有的诸佛菩萨的功德全部摄于自心之中。我们明白这一切境界不离自心,我们念佛就是念自心,念心就是自心的佛,心佛融合,这样具足方便、具足圆顿。

而很多人不能踏实念佛,就是因为学得教理不够深入,所以就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多多从宗门教下的祖师开示中,来彰显念佛法门的教理殊胜。让身边的人,念佛的人都去了解了,这样也可以让净土法门免于流俗成天国的信仰,或免于堕成只是偏于唯心净土的狂净。还有,尤其对净土宗中很多祖师们的一些圆顿教理的开显,更是会对净土法门的提振和正本清源有极大的作用。

所以,像贺老师介绍彻悟禅师这样文章的一种形式,来讲出净土宗念佛法门的完整的深度教义来,这是对净土宗在末法时代弘扬非常了不起的帮助。

当然我们作为天台宗行人,我也会以天台宗各种教理来去辅助念佛。因为我是弘扬法华三昧忏的,法华三昧忏是智者大师亲自做的,智者大师的愿力,包括大师在三昧忏中的发愿的部分,明确表示的就是让我们往生极乐世界。

所以,我也认为,我在帮助净土宗弘扬,就是谨遵慧思大禅师的教诲,“莫作最后断佛种人”,也是在继承智者大师的遗愿了。

还有,最后多说一点,这个时代的众生,知见混乱,能够不谤大乘,具备正见就非常了不起了,虽然我特别希望人人都能受持大乘圆顿观法,但真正能够让大部分不入邪见,具备三乘正见就非常不容易了。所以,此世弘扬佛法,对我来说是没有什么宗派之见的,我只见得各宗兴盛,见不得佛法衰灭。我以前学寂天菩萨发过愿:“只要雪相一日在,邪魔外道休想活。”别人觊觎邪见者的权势、威势不敢批判他的邪说,但我会毫不客气。当然这只是针对非常明显的附佛外道,或者相似佛法,如果只是有些法师的一句话讲得不圆满,我肯定还是会以维护为主的。而有人全盘把大乘三宝给颠覆了,那这个就要是以死相抵的。希望大家都要有这种决心,那么大乘佛法住世的机缘就还在,就一定会得到三宝的加持护佑,佛法肯定兴旺。

这是我对大家的一个分享。大家忍耐这么久,听我牢骚这么多,非常惭愧,没有什么学识,讲得也是比较随意,希望大家多多提携指正。好,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主持人:感谢雪相法师的开示。雪相法师非常用心地读了三位老师的论文,而且非常中肯地进行了分析,也从法师自身的角度对三位老师的论文提出了一些问题还有建议,再次感谢法师!三位老师有没有需要回应的?

没有。刚才雪相法师开示很精彩,其实是对念佛法门给我们用全局的一个提示。感恩!其他没有。

主持人:我们其他的老师、法师还有同学有没有对三位老师需要交流互动,或者跟我们雪相法师需要请教的,有没有?

周贵华:我说几句吧。今天我觉得雪相法师讲得特别好,尤其是对吴博士的论文的批评,我觉得这个是很有佛弟子的这样一种维护正法、坚持正见的立场,这种勇气我觉得应该值得我们学习。

因为我们义学研讨会,佛教义学是基于佛教本位的,它首先是本佛宗经,要维护经典的神圣性。也就是说凡是要消解经典神圣性的论文,我们是拒收的。而且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应该要直接的批评。这次吴博士的论文从学术角度来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从佛教义学角度来说就问题很大。它对大乘经典从发展的角度来进行说明,这是违背大乘佛教的本位立场的。所以对义学的这种会议来说,不会接受这种东西、这种论文,当然学术会议它不会关注这个,但是义学不一样。

我这里并不是批评吴博士,因为如果是一个学术论文,这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学者他本来就没有这样一种佛教本位的要求。而且学者如果能够消解经典的神圣性,可能受到的欢迎会更大,因为他们认为是经典的真相。

但是佛教义学不一样,佛教义学经典的神圣性是圣到 “如是我闻”的这样一种体现,这是从佛教信仰来说,它最根本要维护的地方。如果经典的神圣性消解了,那大乘信仰环境、根基就崩溃了,被摧毁了。所以我是希望今后如果大家碰见这种情况,一定要直接地指出来,因为这是义学会。

但是我也有责任,因为这次稿子我没有审,其实这次稿子里面不止一位论文很成问题,就说不是义学研讨会应该接收的论文。当然我们会很善意地向对方指出他论文的问题,如果他愿意改,我们还是愿意接收的。如果他不改,我们一定要拒收。

2022年1月28日 妙稀有弘法小组

雪相法师对第七届佛教义学会净土思想相关论文的评议

随喜作者

(注:如果长按二维码不能识别付款时,请点击二维码放大后,再长按识别。)

相关文章